“猪食论”火了短视频创作者尴尬了_主页

升降机当前位置: 主页 > 升降机 >

“猪食论”火了短视频创作者尴尬了
更新时间:2021-06-09
 

  腾讯和字节跳动又吵起来了。起因是 6 月 3 日,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,腾讯副总裁、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称,部分低智低俗短视频就是简单洗脑式的重复,潜移默化冲击用户观念,拉低用户心智,尤其是对心智还未成熟的青少年会造成不良影响。这一观点被外界称为 猪食论 。

  不在场的抖音迅速反击,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发文称: 这位腾讯高管可能不知道,号称已经拥有数亿用户的微信视频号,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‘未成年模式’的短视频平台。腾讯大力发展短视频的同时,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。

  暂且不论腾讯为何觊觎短视频这块蛋糕,做了微视,玩起了视频号,却张口得罪了视频分发平台、监管者,还得罪了部分用户,遭网友嘲讽, 吃不到的葡萄,就说是酸的,抢不到的蛋糕,就说是猪食 ,与此同时,也将短视频创作者推到台前。

  开菠萝财经和四名短视频创作者聊了聊,他们中有人同意 猪食论 ,发现美女大长腿的账号天然有流量,专业视频 没人看 、起量只能靠投抖 +;既然要考虑商业化,就要做大众粉丝,那就必须适当 下沉 ;另一派认为短视频不是原罪, 俗 也可以有创意、有深度……事实上,迎合不迎合、妥协不妥协,是每个短视频创作者正在面临的难题。

  辛辛苦苦工作一天,谁愿意下班后还要去看需要动脑、枯燥无聊的视频呢?看短视频只不过是图一乐。郭德纲老师曾说过,听相声就是为了放松、图乐,想要学点什么就上学去。

  公共场所语音外放看洗脑短视频的人确实非常讨厌,特别是那段哈哈哈笑的土味音乐。不过,一打开自己的账户,发现外表光鲜靓丽的我,刷到的也是这些,只不过刚好戴了个耳机。

  我比较常用抖音刷短视频,因为快手一个视频一句 老铁 让我感觉不舒服。近期看过最低智的短视频就是一些小三上位、家长里短、朝奇怪方向发展的剧情类短视频,只要第一个镜头从美女的大长腿往上拍的,点赞量都非常高。

  最讨厌的是殷世航、套路璐、郭老师这样的土味网红,殷世航天天在直播间吵架,骑驴求婚,把自己当 跳梁小丑 ,怎么哗众取丑怎么来,但难以否认的是,即使殷世航直播间被封 630 年,依旧赚得盆满钵满。

  我最不能理解的是我的女朋友,她非常喜欢郭老师,一个在镜头面前蓬头垢面、龇牙咧嘴、大声尖叫,露着胖肚腩跳舞,放屁、闻臭脚的人,在我眼里就是极其低俗的存在。但她的视频在抖音有 34 亿次的播放。

  一直不理解审丑文化的我,有天打开澎湃新闻巴以冲突连麦直播间,发现郭老师也在,还带来了大批粉丝。连麦的专家都感叹 很少有网友关注国际时政、军事,郭老师的影响力这么大啊,来了之后,好多网友欢欣鼓舞,给直播间带来了很高的人气。

  郭老师当时的一句话让我对她彻底改观, 平时我就老看这个新闻,因为关注我的集美们(姐妹们)都是大学生和中青年学生,应该多听新闻,多做一些对国家有意义的事。

  我做的是泛财经视频,最初想以 B 站为主阵地,认为 B 站的受众群体素质相对较高,内容也比较专业,结果发现根本没人看,而且 B 站没有很好的起号优势(知识类的),所以深耕抖音,但运营效果一般。抖音对新号的扶持力度很低,知识类博主起号很难,只能靠投抖 +,而美女、帅哥、大长腿的新号反倒不需要担心起号问题,天然有流量。

  低智的视频多了,会挤压流量池。于是在内容制作方面,我更注重接地气、尽量让用户听得懂,选题也更倾向于商业八卦故事、蹭热点。

  总之,有人爱看长腿美女,有人爱看商业财经,如果你是个长腿美女,口齿清晰,还懂点财经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  这位腾讯副总裁用 猪食 这个词,形容的不是所有短视频,限定的是低智、洗脑的短视频,虽然 猪食 这个词听起来有点夸张,但我是同意的,的确有很多短视频既没有营养,还浪费用户时间,流量反而很高。

  得先定义什么叫低智洗脑短视频,我认为主要是两类,一类指没有科学依据、危言耸听的内容,不明真相、辨别能力差的人,就会信以为真,甚至把它当作判断标准,比如 XX 吃多了就会得癌症 等言论。另一类以情感类居多,比如讲女人就应该如何,男人不应该怎么样,毫无道理可言,但讲的都是老一辈人爱听的话,轻轻松松就能十万加,像我妈妈那个群体就会点赞,还会受这种错误观念的影响,把这些当作衡量婚姻甚至人与人关系的标准。

  拿我们自己举例,我们是一个知识类短视频账号,最初的内容定位偏专业一些,但发现受众是少数人。我们讲特斯拉这种公司的选题,讲它的问题,认可的评论就会更多,讲这家公司为什么成功,就会有大量 diss 我们的评论。

  一个头部短视频平台的运营给我们的建议是, 要更下沉一些。但我们的心态非常矛盾,一方面想产出优质、在形式和内容上科学严谨的内容,另一方面势必也要为商业化做打算,既要兼顾垂直粉丝,又要做整体的粉丝量。

  话说回来,迎合平台的受众,我觉得是所有短视频创作者必须会做出的选择,但要有底线。

  前几天,华为更新了鸿蒙系统,国内其他手机厂商都没有表态,有几个博主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上来就非常狠地骂了那些不表态的厂商,甚至上升到 不用鸿蒙系统就是不爱国 的程度,点赞和阅读量非常高。这种就是用户想听什么他们就讲什么,他追求的是流量,可能就昧着良心说话。

  但作为一个有正确价值观的人,我们要坚持的是 80% 要坚守底线% 做适当的妥协。而且这种妥协不是一味的、盲目的、低质地迎合,而是尽量选择更多用户愿意看、愿意讨论的选题,再用他们能够接受的方式表达出来。

  我目前创作的算是中长视频,暂时计划是深耕 B 站,也会分割成短视频分发在快手等平台。

  前段时间东北鸡架因为沈阳疫情流调情况意外走红,我创作的相关视频,在 B 站的播放量几天时间超过 8 万。这个数据并不意外。我做公众号时,很多选题是 80 后、90 后的集体文化记忆,据我观察这类内容在 B 站也很受欢迎,比如《猫和老鼠》《灌篮高手》的解读,甚至《编辑部的故事》最近都有百万级别的爆款诞生。

  不过我知道 B 站用户平均年龄只有 21 岁,在制作内容时还是会顾虑,我讲的东西他们是否感兴趣、是否能理解。相比写文字,做视频会刻意玩一些梗,活跃气氛,呼吁大家发弹幕。

  低智洗脑短视频‘像猪食’ 这个说法,如果是单纯炮轰短视频的话,十分可笑。腾讯近些年也倾尽资源去做短视频,现在老板回过头炮轰短视频,这是在否定过去的自己吗?

  公共场所语音外放看洗脑短视频的人,像傻子一样 ,这个就更站不住脚。这个问题的关键是 公共场合外放 ,难道外放长视频、外放叮叮咣咣响个不停的抗日神剧就不像 傻子 了吗?即便外放的是贝多芬,也会打扰到需要安静的人。

  同微型漫画、微博一样,短视频也只是传播信息的一个载体而已,只不过它天然适合输出碎片的、休闲的、娱乐的内容。至于它传递的东西是优质还是劣质,关键还是看创作者本身,不能说这个形式带着 原罪 。

  有些人觉得很多短视频低俗,而我对低俗的定义,关键不在于 俗 ,而是恶俗。恶俗的本质就是把坏的包装成好的,把劣质的包装成优质的,把捆绑个人、压抑人性的东西包装成正义的、不可批判的。这样的内容很令我厌恶。

  而 俗 ,也可以是相当有创意、有深度的内容。比如东北老四的,当然是俗的,但却反映着人情世故,体现着老四的幽默与观察力。这样的视频,流量很高,也没什么坏处。

  就这几年而言,我觉得最洗脑低智的是煽动集体情绪的视频。这比一般的伪科学还要难以应对,因为被裹挟其中的人,往往信奉 立场大于一切 ,而让理性、逻辑与客观事实完全失效。

  至于平台,不同的平台对内容有引导与倾斜。从我自己的观感来说,快手直接反映大众生活和搞笑的内容偏多;抖音意图打造一种现代商业社会精致 景观 的内容多;B 站比较杂,各种风格都有,可能年轻人和二次元爱看的比较多。

  的确,很多人刷短视频习惯之后,思维模式会受到影响,接受深度内容的能力下降,但我觉得这也是个人选择问题。当然,我也支持对短视频弊端进行充分的批判,让更多人认识到其中的不足。

  作为创作者,怎么应对平台的个性化分发,我能想到的还是在故事性、趣味性、新奇性上做文章。

  在我的体感里,特别低质、洗脑或恶俗的视频,抖音要比微信视频号更多一些。因为视频号的传播主要依赖于社交传播,用户都是个人微信上的一度或二度人脉,大家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所以相对收敛。但抖音依靠的是流量池的玩法,为了把用户留住,就会无所不用其极。

  同时,由于个性化推荐的机制,你越刷低俗的内容,算法越会给你推荐。一些自制力和认知力还不够强的青少年,会在这样的视频前做停留,机器会频繁给他们推荐,从而造成不良影响。

  一般来说,平台在拉新或冷启动的时候会放任这样的视频,先放水养鱼,等到平台成长起来,在舆论压力和监管力度之下,这些内容的生存空间应该会越来越小。官方也一定不希望平台上全都是这些垃圾视频。

  之前我一直在做视频号,输出创业感悟和方法论,最近我开始研究抖音号,把视频号里的部分内容搬到抖音上,明显感觉到,同样的内容很少人看。我深深地理解了那句话——深刻是流行的天敌,我的这些感悟注定不会流行的,可能创业的人才会有共鸣。

  这其实也是很多干货类内容创作者的通病。一方面是顾及到面子问题,认为自己一旦把内容写得很浅,朋友们会怎么看我?另一方面讲得太深刻,受众又会变窄。

  最初我很矛盾,后来就释然了。我现在的态度是,因为平台有平台的规则,流量有流量的性格,既然选择了这个平台,就一定要研究它的玩法和规则,包括互动率、完播率、5 秒吸引规则等,试图骗过推荐算法,但我不会突破底线,因为低俗是一切内容的天敌。

  我不会一味把抖音当成是一个纯娱乐的平台,而是把我认为好的东西在里面发布,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一定能够触达那些跟我价值观相近的,对我的内容有同感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