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华为北方总部搬至丽泽SOHO友邻奔走庆贺但房价_主页

地方资讯当前位置: 主页 > 地方资讯 >

传华为北方总部搬至丽泽SOHO友邻奔走庆贺但房价
更新时间:2021-07-21
 

  原标题:传华为北方总部搬至丽泽SOHO,友邻奔走庆贺,但房价上涨可没这么简单

  华为要搬到丽泽的消息还没官宣,位于丽泽商圈的中海甲三号项目销售人员倒是提前沸腾了起来。

  近日,据自媒体报道称,华为北方总部将入驻北京丽泽商务区,整租丽泽SOHO北塔。对这个消息反应最快的不是华为,而是自称“友邻”的中海甲三号的项目销售人员。

  当天,中海甲三号的销售们集体刷屏了一张海报。海报中间赫然写着几个大字——大国金融场域,中国科技华为加冕,并在下方标注“欢迎华为北方总部入驻友邻”等字眼。

  不管华为承不承认,中海甲三号的项目人员已经提前庆祝了一番。那一刻,他们差点以为自己是华为员工了。不过从地图上看,这两个项目的直线公里之远。

  而另外一边,舆论的真正主角华为却始终没有对外发布相关回应。华为内部员工表示,虽在公司内听闻过这一消息,但公司始终未发布过官方通知。但据AI财经社通过中介人员了解到,华为与丽泽SOHO确实有过合作洽谈,而华为原来的办公区也传出了开始招租新租户的消息。与此同时,丽泽SOHO项目副经理郭进也侧面印证了这一消息的真实性,疫情慢慢得到缓解以后,很多大客户都将陆续进驻,包括像华为等公司都在未来计划中。

  在此之前,华为中国区北方总部原本位于丽泽附近五公里外的中海地产广场。虽然搬迁距离并不远,但当搬迁的消息传来后,不少丽泽周边的项目销售们已经提前乐开了花,而从距离上看,中海甲三号项目确为距离最近的新房项目。

  关于巨头公司搬迁提升房价的消息,屡次见诸于各大媒体报道。此前蚂蚁金服IPO前夕,杭州之江板块房价蹿了一大截;而华为从深圳搬到东莞松山湖后,松山湖房价成为大湾区最热门的区域,房价也曾一路飙升。以位于松山湖的万科虹溪诺雅为例,据媒体报道称,2009年,该项目开盘价仅为1.3万元/㎡,华为正式入驻前的2018年,达到“3万多元/㎡”。但到了2018年后,半年时间内,万科虹溪诺雅房价从“4万多元/㎡”飙升到“6万多元/㎡”,买家一房难求。

 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,华为北方总部落户丽泽后,人们为何对丽泽附近地产项目的上涨空间充满想象。那么,丽泽商圈,是否也会复制下一个松山湖的房价上涨神话?

  目前,丽泽商圈周边集合了诸多新房豪宅项目,这些楼盘价格大多在8万元/㎡-10万元/㎡左右。从二手房价格来看,据房天下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,丰台丽泽桥4月二手房参考均价6.7元/㎡,环比上涨0.89%,同比下降3.1%。

  面对均价10万/㎡左右的新房楼盘,华为的搬迁是否能成为带动周边房子量价上涨的重要推手?多位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,可能性不大。“阿里巴巴,以及华为东莞搬迁能拉升房价,是因为它带来了大量人才的涌入,尤其是技术型的研发人才,这些人直接提升了当地的置业需求,提高了人们对区域发展的信心。而反观这次的华为北方总部,这次搬迁员工量级并不大,也不存在异地置业的需求,对房价的影响很微弱。”

  一直以来,阿里巴巴、华为等产业巨头的加入,往往成为点燃区域楼市爆点的关键。一方面,它们能带动一大批高新人才落户。这些人才的购买力,也将激发房价的上涨。另一方面,也将为区域带来更多资源倾斜,为产业升级带来新机遇。

  而反观此次华为搬迁,并没有整个集群的产业带和成规模的产业链带动,仅仅依靠单个基地,对整个片区的拉动是非常有限的。

  关心房价之外,外界更为不解的是,华为为什么会选择丽泽商务区作为北方基地?

  从历史上讲,丽泽金融区位于北京西三环附近,属于宣武区和丰台区的交界地带,但夹在两个区之间的丽泽,却属于三环内一直以来的“低洼地”。

  丽泽金融区设立之初,实际上担负着“金融中心配楼”的角色。早期,原本承载着金融产业功能区定位的金融街,面临着土地供应有限的难题,但又有着迫切向外延伸的发展诉求。由此,位于北京二环西南端菜户营到西三环丽泽桥的丽泽区域,被划入了北京的金融区规划。

  2017年12月14日,北京市政府部门召开全市金融工作会,提出要促进金融街与丽泽金融商务区一体化发展。丽泽金融区,这个北京市三环内最后一块成规模的开发区域,成为丰台打造高标准规划的商务区。有关它的产业定位是这么写的:对标伦敦金丝雀码头,发展互联网金融、数字金融、金融信息、金融中介、金融文化等新兴业态。

  高规划高标准的产业定位之下,丽泽金融区迅速涌入了大量的中小金融机构。那是2017年,网贷机构之风吹得尤为猛烈,但随着近两年网贷机构的暴雷,丽泽金融区也随着网贷潮的衰落而衰落,空置率长期下滑。戴德梁行数据显示,2020年三季度,丽泽商务区空置率达到58.2%,是北京十大商圈中空置率最高的商区。

  位于丽泽商务区的丽泽SOHO,更是空置率的重灾区。为了打造这个项目,潘石屹不惜重金请来了著名建筑大师扎哈·哈迪德合作,将内部打造为高达194米,号称世界上最高中庭的建筑,由两座楼旋转45度之后组成,整个建筑被誉为“城市之眼”。潘石屹曾骄傲地表示,“一般的楼旋转45度之后肯定就塌了,我们用了5道梁把它连接起来。”

  只不过,相比大费苦心的前期建设,丽泽SOHO的出租率却低得让潘石屹寒心。丽泽SOHO项目副经理郭进于近期介绍道,目前丽泽SOHO整体出租率为13%,今年招商受疫情影响,客户实际进驻面积为13000平米左右。

  据传,丽泽SOHO的总建筑面积是17万平方米,华为整租了5万平方米。如若消息属实,相当于将为丽泽SOHO解决,三分之一的出租难题。

  特殊阶段,低租金成为丽泽SOHO此时的一个巨大优势。据中介人员介绍,“SOHO中国的租金相对较低,大概在4~6元/天/㎡左右”,这个价格基本上和北五环外的产业园内写字楼租金相当了。

  而从长远的角度来看,丽泽金融区的发展潜力,也是华为选中丽泽的关键。今年以来,在政府的推动下,丽泽金融商务区建设全面提速,备受关注的丽泽城市航站楼计划年底开工建设。

  除了华为之外,目前已经有中国证券金融股份、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、中华联合保险集团、中国融资担保业协会等标志性金融机构纷纷落户,为丽泽商圈的发展注入血液。截至目前,丽泽金融商务区25个项目实现复工,6个市重点工程今年3月就已全部完成复工,复工率达到100%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