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周刊丨现场踏勘调图 景观设计师用脚印记录_主页

蜘蛛车当前位置: 主页 > 蜘蛛车 >

新闻周刊丨现场踏勘调图 景观设计师用脚印记录
更新时间:2021-06-09
 

  四月初的怀柔比城里气温低几度。花期比城里晚,绿植也在慢慢返青。去年为当地一个办公区做景观设计的史丽秀,如今在建成后要陪同甲方验收。虽然是陪同,作为中国建设科技集团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副总建筑师,同时或主持或参与过雁栖湖核心岛等项目的景观设计,史丽秀的签字决定当天验收能否通过。

  签字仪式前,史丽秀和建设各方走访了这处景观现场。从户外过渡到建筑,中途的自然花木,以及包括停车场、道路铺装、路灯等人工痕迹都属于其景观设计范围。史丽秀对施工方整体的施工效果较为满意,但签字验收的前提是,对方要在验收材料中备注清晰,验收中遇到哪些问题,需要改进。

  史丽秀和设计团队主持设计的雁栖湖核心岛项目的景观设计,2014年交付完工后,为迎接两次国际会议,她和团队对原有设计又进行过两次提升。但对设计师而言,作品看在眼里,永远有遗憾。

  而在该项目中,占地近一万平方米,国家会议中心前的南广场,是史丽秀和团队设计规划中,首要关注的部分,因为它是这里建成使用后,曝光度几乎最高的场所。

  景观设计师 史丽秀:(南广场)应该是它的正门入口,我们要体现它有关国家礼仪的需要。那么我们中国人是礼仪之邦,包括我们居民的住宅,包括我们传统的四合院,或者我们其他的园林,其实都有礼仪的概念在里头。老百姓进家门也有一个中间的步道,然后直接进入堂屋,我们中国人很讲究它的序列感,而且这些序列使来访者(感到)被尊重。不管谁,你到我的家里来,都是有被礼遇的一个感受。

  国际会议期间,各国贵宾从这里走上红毯步入会议大厅,也会在这里合影,这是一个国家体现好客礼仪的场所。而在会议结束后,这里也要能留得住打卡拍照的游客。作为一个会给许多人留下共同记忆的场所,史丽秀和团队在步道两边的设计中选用了一种名为剪股颖的草种,这类草播种后形成的草坪,可以适应北京郊外寒冷的冬季,实现四季常绿。

  史丽秀听说,今年春节,核心岛上游客来得特别多。而在她遇到的游客中,很多人都会在各国领导人曾合影的台阶上拍照。当周边其他普通草坪还在由黄转绿的阶段,广场中却有一小片青葱的绿色能够留在游客相机里,史丽秀收获了使用者良性的反馈。

  景观设计师 史丽秀:(景观设计)它是一个有生命力的,我们做园林景观,这些植物都是有生命的,随着时间,给你不同的一个回馈。

  作为国家住建部园林绿化专家,史丽秀同时主持设计着几个项目。这其中,创作中的北京石景山模式口片区更新的项目,在五一假期后,有一批骆驼雕塑要上街与民众见面。

  景观设计师 史丽秀:(雕塑)是在这个街道不同的区位,也是不同的形态,有一定的叙事性,希望能有代入感,而这些骆驼都是很亲切的,希望跟人能互动的,不是那种纪念性的雕塑,是一种融入生活的,而且小孩还可以骑在骆驼身上,可以玩,是融入生活的一种表达。

  骆驼,曾是生活在这个地区人们的重要伙伴,大家的生活、工作都离不了它。模式口,据说过去称为磨石口,明清时期,这里是京西重要的商道。

  那时,当地建起了方便客商的茶楼酒肆,街上商贾云集,驼队迤逦。如今,史丽秀希望,骆驼能再次融入当地人的生活,成为他们的伙伴。

  景观设计师 史丽秀:驼铃古道是这样的,原来这条路,驼队从京城出去,然后从西边进来。现在走在街巷上还会发现,两边的房子是高于路面的,有些地方还高很多。实际上,上面原来是走人,下面走骆驼比较多,然后在上面一层还有一些驼队运货,骆驼驮的货,拿起来也很方便。现在这条路走车,人车混行的。

  模式口还有老北京的生活,它不是仿古的商街片区。而史丽秀和各个团队,要留住当地的原住民,让老区在有生活有生命的前提下进行城市更新,这就需要设计是分阶段渐进完成。

  相同的街道,从前,人没有这么多。如今,摩托车在小巷里来回穿梭,忙着收发快递外卖;出租、私家车接送来往过客,和路人同行;道路边就摆着垃圾分类的设施,还有越来越多的游客涌入,要去法海寺等当地景点。很多新的城市生活需求,要通过史丽秀们的设计被合理规划、实现,同时,照顾到原住民和来访者的感受。

  景观设计师 史丽秀:我真的第一次来到这里,就觉得烟火气,那种生活的韵味是特别让人感到快乐的。包括在这里我结识了很多人,有老百姓,有建设者,有管理者,这个里头的交流,非常有收获,也越来越觉得,感情深厚对这个地方,而且随着我们的设计的推进,它一定带着古韵,带着历史,带着记忆,然后希望给今天的人提供一个更好的生活。

  景观设计师 史丽秀:我小的时候,就是学校的校园里面,满园的丁香花,那是童年的美好,我家门前也有一棵丁香,我想我父母也很喜欢,就是你不能忘怀的那种记忆。

  史丽秀出生于1963年,家乡在辽宁沈阳。父亲是陶艺家,同时在大学授课,母亲教授生物化学。因为从小生活的校园有许多丁香树,丁香成了寄托她对父母思念的植物。因为自她从鲁迅美术学院毕业后,被分配到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以来,就开始不断漂泊在不同的亟待建设的城市。

  从珠三角、到长三角,最后伴随国家城市建设回到京津冀。去深圳时只有22岁,但如今的史丽秀似乎比当时更忙碌。近年三次涉及雁栖湖核心岛的景观设计、延庆世园会规划设计,以及6月底马上要交付验收的冬奥会赛区生态修复项目等,从城市中心到城郊地区,她和年轻设计师组队,参与设计的尺度越来越大,难度也越高,很多时候几个项目同时进行。

  2022年冬季奥运会延庆赛区生态修复工程设计,是史丽秀和团队今年重点要交付的项目。虽然已是处在项目收尾环节,要解决的问题依然不少。每个大项目,史丽秀都会安排几位年轻设计师与前方配合沟通。朱燕辉就是协调冬奥会项目的设计师。在设计院里,会议上,她和史丽秀在种植冬季常绿植物的问题上出现争议。

  景观设计师 史丽秀:冬奥这项目是我们院李兴钢总建筑师,他来做的整体的延庆赛区的,包括这些场馆等等规划设计,然后我做的是生态修复。最早的时候,希望这个地方在冬季的时候有一些常绿,可能有表现力,但是如果在坡上做了很多常绿,跟周边融合度不够好,特别是冬天。

  考虑到冬奥会的举办时间是冬季。一部分意见希望,能在一处显眼的小山坡上多种植些四季常绿树种。但是,周边山林很少看到类似的树种,特别是在冬季,当其他本土植物,披上特有的枯黄灰黑色时,山顶部分几簇刻意的绿色会显得非常不合时宜。为了说服大家修改图纸,史丽秀约定朱燕辉和各方建设代表走一趟工地。

  中国建设科技集团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景观二所所长 朱燕辉:大家都怕过度修复,就是人干预得太多,你把花枝招展的园林性植物,所谓园林性就是观赏类的。观赏类的放到山里,那它可能只有在精养护的时候才能活下去。所以这些都是在努力地去让大自然用原来的衣服遮体,用原来的生命去给它保水固土,它才是最适合的,这也是我们平常常说的叫乡土性植物。

  景观设计师 史丽秀:植物本身,我们要求这个区域里头没有外来物种,一定是在地的,这是从生态保护角度,因为我们遵循生态矩阵表要求。有的地方因为挖了管线,扰动了,扰动以后我们要修复它。我们希望它跟周边的山林是一致的,包括植物品种的选择,包括形态。它能不能更近自然,因为什么?近自然,跟它原来有关的山林相一致,就更适应这个区域,巧因借也是我们尽量去借景,避免人工干预。经过我们的修复,候鸟它还能回来。

  表面看,植物的选择是为了与山林一年四季景致保持一致,深层原因是,外观上的一致,意味着生态修复工作更遵从本土条件,植被更易存活。而史丽秀和建设方修复这片山林,最终目的不是冬奥会赛期中的景观呈现,是在人为扰动了这里,赛后的几年内,人们在修复抚育后,还能将这片山林交还自然,恢复它原有的生态系统。最终。一行人同意,顺应周边植物肌理,减少常绿树种。

  景观设计师 史丽秀:我是觉得我们其实应该接受四季风景,冬天有冬天的好,冬天的美,冬天就是那么样的一个北方的冬天,冬天的景象,然后我们把整个的植被修复好,那么环境就会更良性,然后我想在冬季飘雪的日子应该非常美。

  实际上,这里整个核心区域有17平方公里左右,海拔落一千多米。而每一次调图或遇到争议,都需要设计师与各方参建代表到现场踏勘,实地解决。在史丽秀的朋友圈里,2019年底有这样一张照片,一位施工人员站在山顶,背景是延庆的群山。史丽秀配文说:站在高处,更接近太阳。

  景观设计师 史丽秀:我就觉得这些施工的人员也非常伟大。他们在那里比我们艰苦得多,那些施工的人,是非常重要的,我们要跟他一起来去努力,才能把设计真正体现出来,而且设计一个项目想做好,从建设者,从管理者,那么到设计人,到施工的,到监理的,包括材料供应商等等,都是这里的参与者。我们要做好一件事情,每个人都很重要。

  在设计师的工作之余,史丽秀还是高校景观设计等专业的硕士生导师,2002年,她编写的园林景观的国家标准图集,至今还在被使用。一方面,她在把自己的工作所学传授给学生,另一方面,她希望年轻人能多行走多参与。而在她的朋友圈中,可以看到,她找到了热爱。

  景观设计师 史丽秀:我是特别关注脚印,我记得我上学的时候,尤其在冬天,夜里下雪,早上起来走出第一行脚印,其实脚印是代表你的一个过程,你留下什么,而且脚印是记录人生。你要行路,行路的过程,就是你体验,你去感知, 读书读来的,和你走到那里,那个是不一样的。